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省市动态

守护生命,大爱无疆

——农工党福建省委会白衣战士一线“战疫”直击

来源:农工党福建省委会  时间:2020-03-06 13:13:00  编辑:胡文生
 

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严峻形势,农工党福建省委会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坚定信心、同舟共济、科学防治、精准施策”的重要指示精神,组织和动员农工党医务工作者舍小家为大家,积极投身抗击疫情一线。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19日,福建省共有1678名农工党党员战斗在防控疫情一线,其中,17名农工党党员医护人员入选福建援鄂医疗队奔赴湖北抗疫一线。这些白衣战士的身影,不仅出现在手术台前、诊疗室中,他们更将满腔赤诚化作汩汩热血,为病患送去生之希望、爱之暖流。不忘医者初心,牢记健康使命,守护生命,大爱无疆,“最美逆行者”在行动,一幕幕可歌可泣的动人画面感动着我们、激励着我们

 

日记

 

127日,正月初三,当千家万户还沉浸在节日团聚的温馨中时,农工党党员、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主治医师陈玮就跟随福建首批援鄂医疗队出发了。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这将是一次终生难忘的任务。他利用休息时间,将自己在一线工作的情形写成文字,发在微信朋友圈里,形成了一篇篇温暖而坚韧的战“疫”日记。


 

通过战“疫”日记,我们了解到陈玮参与防抗疫情的点点滴滴。出发前,5岁的儿子问他为什么要去武汉。陈玮回答:“武汉病人很多,武汉的医生看不过来,所以爸爸要去帮忙。朴实的话语尽显医者本色。


 

病房里的日子一点也不轻松,光穿脱防护服就多达20多个步骤,而且一步都不能错。为尽量避免穿上防护装备后上厕所,从进病房前2小时,一直到下班返回驻地,陈玮常常一整天滴水不进。为了确保安全,还要经常使用消毒剂消毒,内层防护手套很硬,很难脱下来,一双手都被消毒剂泡白了。一个正常的班次是6个小时,但通常他们上的时长都超过8个小时。脱完一身的装备,脸上已经被防目镜勒出一道道痕,原本单眼皮的他,硬是被勒成了双眼皮。他笑着调侃道;“美白+双眼皮,整形美容的钱都省了。”

参加完进驻武汉金银潭医院动员誓师大会后,陈玮在朋友圈日记中写下了这句话:“病毒能往,吾亦能往!病患能往,医护亦能往,纵千万人亦矣!”寥寥数言,尽显医者豪情、勇者无惧。

23日,作为第一批福建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医疗队成员的陈玮,收到了福州市总工会的2000元慰问金。冲在疫情一线的他毫不犹豫地把钱转给了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他说:“把这笔钱用在更需要的基层群众身上。”

他说:我不喜欢“逆行”的说法,我们顺着我们的职业精神而行,顺着大众的健康需求而行,顺着心中热爱的事业而行。

他说:作为农工党员需要做的便是与党同心、同向、同行。

他说:医护冒风险,是为了更多人不用暴露于风险之中。

他乐观地给后续队员们打气,还跟大家约着等疫情过后再一道去献血。实际上陈玮是一名无偿献血者,从18岁开始献血,至今从未间断。截至目前共献血33次,累计捐献全血9200毫升,单采血小板17.6治疗量。此次支援湖北出发前,还特意捐献了2治疗量单采血小板。

 

“战疫”一日

 

127日,福建省首批支援湖北医疗队抵达武汉。罗建雄作为医疗队福州队队长、福州市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农工党党员,一到驻地酒店就和队员们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吃过早饭,队员拿来了一些小点心,说是热心市民送来的,罗建雄顿时心头一热:“我们只是尽到医生的本分,没想到有这么多武汉市民惦记着我们,有这样的群众基础,我们一定会夺取最终的胜利,我坚信!”

在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大早,所有参战人员进入“作战模式”。罗建雄作为第一批人员进临床,同组的队员们都严格按照规范的流程穿好各自的防护服,非常认真地相互检查,在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走进病区。一个病人接着一个病人,上午时光飞快流逝,忙完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交接班的时间到了,下一组的同事早已在门外等候。罗建雄再次严格按照流程,小心翼翼脱去防护服,发现贴身衣服已全部湿透。回到驻地,罗建雄第一时间向关心领导和家人报平安,再跟其他队员交流了防护心得、注意事项、病例分析。



病区收治的病人越来越多,也有一些重病号,工作强度和压力比之前更大了。罗建雄反复叮嘱大家注意加强防护,防止感染,特别是上夜班的同事,下班回来要注意休息,同时也要注意合理膳食,保持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状态。

下午5点半,临时成立的党支部为火线入党的积极分子举行了宣誓仪式。现场气氛热烈,火线入党的同志逐个上台宣读了入党申请书,并且在临时党支部书记的带领下宣誓入党。在场同事在热烈气氛的引领下更坚定了信心。

  呼气的时候,口罩外面升起了层层白雾,罗建雄问了酒店保安,才知道武汉昨晚气温跌到0℃以下,想着下半夜还要去医院值夜班,赶紧叮嘱队员们要多穿些衣服、注意保暖。

方舱中的大爱

 

“若有战,召必回,回必战,战必胜”,这是农工党党员、福建省立医院南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福建第三批支援湖北医疗队第二小分队副队长石松长心中庄严的誓词。24日,历时20余小时,风雨兼程,千里驰援,石松长和医疗队一起横跨福建江西两省直达湖北武汉。25日,凌晨一点,接到紧急任务安排。连夜会议,紧急部署。一早,所有装备入场,一小时后,一所集病房,检验科,放射科,医生办公室,后勤保障,供电系统(包括了划分明确的污染区,相对污染区,清洁区)等设施完善的战地医院就在一片空地上拔地而起。


 

初春的武汉,春寒料峭,大雨滂沱的空气间夹杂着刺骨的湿冷,让来自温暖南方福建的石松长特别的不适应。三天连轴转的他甚至都没有睡过一个整觉,正在这时候接到前方紧急通知,方舱正式开始接收病人,福建救援队需要在0200-0600负责方舱入口的预检分诊工作。凌晨130分,石松长作为第一支前锋队伍奔赴战场。预检分检处,战场的第一道防线,石松长他们把所有送来的新冠感染的确诊患者进行分检,排除重症,安排轻症患者入院。理想越是丰满,现实越是骨感!凌晨2点,在大雨的冲刷,在寒风的呼啸下,一辆又一辆客车在帐篷前停车、下客、离开——如海浪般的病人一浪又一浪疯涌进狭窄的帐篷,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2019conV的味道。没有电,只好发动排队的患者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在微弱的灯光填报各种信息登记表;没有凳子,就把凳子留给病人,站着工作。现场的分诊工作的难度和强度,也大大超出石松长预想。因为所有送来的都是确诊患者,没有家人陪伴。石松长不仅仅是分诊,还常常帮患者搬运行李,让他们能够到病房安顿。护目镜里的雾气形成水滴,一滴滴滴落下来,视野渐渐模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雾气模糊了双眼。面对原有预计开放的病区霎时满床的困难,石松长和战友们坚持战斗着,没有退缩,绝不放弃。他们一边安慰患者争取时间,一边冒着刺骨寒冷的的大雨外出寻求支援,努力将前方的信息传递给后方大本营,申请准备紧急加舱。换班时,方舱内已经收到了将近500个患者。

武汉方舱医院,作为人类抗击疫情史上的里程碑,经历了种种困难,在武汉乃至全国人民的齐心协力下,走上了正轨,而石松长作为福建省立国家救援队的一员,有幸成为它的缔造者,见证了这个中国奇迹。

 

热血铸忠诚

 

  农工党党员,主任医师,现任厦门第二医院呼吸科主任医师江贵源是第一批福建援鄂医疗队的成员,也是医疗队中厦门医生里唯一一个民主党派成员。作为一名“在患者之间名声口口相传的呼吸疾病医生”,当得知福建省要派医疗队支援武汉,需要呼吸科医生时,江贵源毫不犹豫第一时间就报了名,在万家团聚的新春佳节里,他仅简单准备了一下行囊,就匆匆告别了依依不舍又满怀担忧的家人,加入了福建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大年初三即驰援武汉。



  江贵源先是对口支援武汉市中心医院,后又转战金银潭医院。他一到武汉就立刻参与医院轮班,投入到忙碌的一线救助工作中。他在金银潭医院开展循证医学研究,比如瑞德西韦在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研究及其他研究,优化治疗方案。他负责在病房优化病人治疗方案,为重病人进行呼吸支持治疗,值一次夜班就要十二小时,往往短暂休息过后又投入紧张的救治工作。现场医疗资源十分紧张,为了减轻现场压力,江贵源在休息间歇也没有停止工作,充分利用时间,加班加点开展线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的义诊,远程接诊湖北及全国的患者,利用微信为武汉接触史家庭进行新型肺炎初筛,为未被感染者排忧解难,消除他们的困扰。



  江贵源心系组织,百忙之中不忘向组织报告,他发在群里的话:“跟组织报告:我是农工民主党党员,于农历初三到武汉,对口支援武汉中心医院。各位同志不用打电话或发微信关心,知道咱农工民主党也有热血党员在前方就行”,引得大家纷纷点赞。

江贵源胸怀大爱,他说:“是什么撼动了我们毫无波澜的内心?是爱与温暖;是什么让我们陷入灵魂的深度思索?是良知与慈悲;是什么让我们在灾难面前无所畏惧义无反顾?是担当与使命。”

江贵源说他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以前,他觉得国泰民安就是一个成语。现在,他深刻理解了这个词的意义。他深深地为身为中国人而自豪骄傲。

木兰出征

 

29日,农工党党员、厦门市中医院干部病房副主任医师丁伟红毅然加入了第二批出征的援助湖北医疗队,踏上了新的征程。


 

丁伟红主任作为所在科室的一位老将,多年来不知道参加了多少场应急保障,工作上“追求完美”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在“金砖会议”保障期间,她不分昼夜参加抢救技能演练,高强度的训练让她腰背酸痛,晚上要靠止痛药才能入睡,硬是在厦门市“金砖”保障综合技能演练评比中获得团体第一名。

医院启动“武汉战疫”预备队志愿者报名时间刚好是丁主任夜休时间,她完全可以不知情为由“错过”报名。但在报名医护人员名单中依然出现丁主任的名字,显然丁主任半夜仍关注着报名情况,第一时间就表达了出征的愿望。当接到紧急出征的正式通知时,丁主任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知道应该是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给她打电话的同事本来准备了一堆安慰的话都不知道要从何说起,沙场老将知道“我是谁,但不要问我为了谁”。



丁主任的爱人老罗同志是一位在安全系统工作的转业军人,已经在单位为疫情防控连续奋战了14天没有回家。听到丁医生紧急出征武汉,抽空1小时赶回家帮忙整理行李。老罗同志平时都是部队的工作作风,干什么事都是集体利益优先,危难时刻总是冲锋在前。想到妻子已经不复年轻时的体力和精力,想到前方繁重的医疗工作,这一回他比谁都担心妻子的安全。老罗和丁主任这一对军人、医生组合,他们在国家、民族的危难时刻总是首先站出来的那一批人,他们永远是民族的脊梁,花木兰不止顶起“半边天”。

 

90后的楷模

 

217日,是农工党党员、福建省援助湖北护理专业医疗队队员雷乐莺抵达武汉的第13天,也是她进入武汉客厅方舱医院的第11天。


 

1991年出生的雷乐莺,是宁德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师,入驻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后,担任A舱采咽拭子组组长。新冠肺炎的确诊,必须通过采集和检验咽拭子标本。其中采集咽拭子标本,则是一项高度危险的工作。A舱的采集工作,就有雷乐莺与其他5名组员共同承担。“一天下来,要采集80~100人左右的量。”雷乐莺说。



事实上,这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一个高危工作,每天近百人的咽拭子的采集,对护士们来说是极大的一个挑战和威胁。采集咽拭子标本时,需要病人张大嘴,由护士用长长的棉签,伸进咽部飞快地进行一次轻拭,以获取检测标本进行核酸检测。然而在采集咽拭子过程中,由于拭子直接刺激患者的咽部,患者在张口哈气、咳嗽时,口腔、鼻腔面直接暴露向医护人员,可能产生飞沫传播,极易造成感染风险。雷乐莺她们的防护用具除了戴护目镜、靴套、隔离服、防护服、戴双层口罩以外,还要套上4层的防护手套,以及一个全护屏的面罩。沉重的防护下,要完成精准的标本采集,挑战的是雷乐莺的身体极限:穿戴上防护服一个小时就开始憋气、呼吸困难、全身汗透,感觉身上压着重物;四层的手套把整个手勒得紧紧,手掌稍微握起就非常疼,往往工作起来也忘了痛感,当下班时脱下手套、面屏时才发现自己的额头、鼻子、手指都已是破皮、伤痕累累。

然而最难熬的是要“扛饿”,“为了不浪费防护服,我们中午不吃午饭,就饿着,也不能喝水,又饿又渴。有时胃真的会受不了,但就算扛不住也要硬扛。我们常常身上都备着巧克力,下班出舱后,赶紧先吃一块顶一阵。”雷乐莺说,下班整个人是虚脱状态。

刚来武汉第二天,就因为武汉天气及饮食习惯,与宁德有很大差异,造成雷乐莺“水土不服”,出现胃肠炎。“那时我还在上班,一阵头晕、想吐,但是我穿着防护服,被包裹紧紧的,一直坚持,不能倒。可是,坚持了一个多小时,再也坚持不住了,我只能出舱,回到驻地吃药休息一小时,疼痛稍缓,我又申请再次回到工作岗位。”这些事情,雷乐莺从没有跟家人说起。

每天晚上6点左右,是雷乐莺的晚饭时间,也是她跟家人视频的时间。她说,每天会想念女儿,想念家人,她一直瞒着家人自己在执行“采咽拭子”的工作任务,因为她不想让家人担心。

雷乐莺说,人都怕死,但是身为医护人员这是她的职责与使命。她希望,疫情结束后,她带着家人一起来武汉看一场雪。

“山河无恙会有时,班师还,敬穹苍”。白衣战士们奋战在防控疫情第一线,无数救治的故事仍在续写。祝愿勇士们早日平安归来!

 

   

 

 

 

 

 

 

 

 

 


打印
分享到: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