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 » 第三届中医科学大会 » 综合园地

葛洪与罗浮山

来源:惠州市政府  时间:2016-08-29 05:46:00  编辑:郭岩

葛洪(283-343),字稚川,号抱朴子,晋丹阳郡句容(今江苏句容县)人,为东晋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葛洪为三国方士葛玄之侄孙,世称“小仙翁”,曾受封为关内侯,后隐居罗浮山炼丹和著书。

葛洪是东晋时期著名的道教领袖,不仅对道教理论的发展卓有建树,而且学兼内外,于治术、医学、音乐、文学等方面亦多成就。葛洪的著作,约有五百三十卷,不过,大多已经散佚。经过专家的认真考证,认为至今有书并确信是葛洪所著的书至少有下述四种:《神仙传》、《抱朴子内篇》、《抱朴子外篇》、《肘后备急方》。

晋惠帝光熙元年(306),葛洪24岁,其友人、“竹林七贤”之一嵇康被任命为广州刺史,请他去作参军。他感到这虽非所愿,但可避地南土,所以还是接受下来,并受命先行催兵来到广州。不料嵇康半途遇害,葛洪仍留广州多年。期间,葛洪第一次到了罗浮山地区。

葛洪无意再在广州任职,地方官员屡次邀用皆被辞却。期间,葛洪拜南海太守鲍靓(鲍太玄)为师,学习神仙方术,使丹法、医道更为精进。鲍靓很器重葛洪,并将女儿鲍姑嫁给他。约在30岁左右,葛洪携家眷返归故里,潜心著述十余年,作品多达六百余卷。晋成帝咸和年间,约在葛洪五十岁左右,他因年事已高,打算亲自炼丹以求长寿,又听说扶南(今越南和柬埔寨南部)出产丹砂,于是上书请为勾漏(今广西北流)令。成帝因其资历高不可低就而未准。葛洪解释说,他去勾漏并非贪求荣耀,而是为了炼丹。在说服成帝之后,他与子侄同行又赴广州。在广州为刺史邓岳劝阻,遂隐居于罗浮山。邓岳曾上表补授他为东官太守,他仍婉辞不就。在近“知天命”之年,葛洪放下了一切功名追求,落籍罗浮山。

正是在罗浮山,葛洪在思想修为上达到了高峰。

葛洪隐居罗浮山期间,还设东、南、西、北庵授徒,南庵后来建成冲虚古观,为岭南道教的祖庭。葛洪最后在罗浮山羽化登仙。值得注意的是,葛洪的妻子鲍姑,亦精于医道,鲍姑一生几十年都是在广东度过的,为了采药、行医,她足迹遍及南海、番禺、博罗、惠阳等地。她的医术十分高明,老百姓都亲切称她为“女仙”、“鲍仙姑”。

得益于葛洪的耕耘,罗浮山在晋代成为岭南的文化中心,影响后世。北宋时期,南贬惠州的苏轼慕名登罗浮山,在《游罗浮山一首示儿子过》中说:“东坡之师抱朴老,真契久已交前生”,表达对葛洪由衷的敬仰。

葛洪晚年,白须飘飘,着一身布衣,穿行罗浮山的山水与百草之间,既炼丹、采药,又从事着述,直至去世。对他的一生,明代陈嘉谟在《本草蒙筌》中引用了《历代名医像赞》的一首诗来概括:“陷居罗浮,优游养导,世号仙翁,方传肘后”。但这只说出了他炼丹采药,隐逸求仙的一面。而他另外的一面却被忽略了。其实,他是古代一位鼎鼎有名科学家,在医学和制药化学上有许多重要的发现和创造,在文学上也有许多卓越的见解。

众所周知,葛洪是道教历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魏晋以前,道教理论缺乏体系。葛洪首次提出以“玄”的概念作为道教思想体系的核心。他开宗立言,对传统道教学说去伪存真,兼收儒墨名法各家之长,集丹鼎派仙道学说之大成,创岭南道教一派。葛洪在中国宗教史和学术史上卓有建树。他入罗浮山时,《抱朴子》已经基本成书,因此,葛洪入罗浮山主要是从事炼丹,以实践《抱朴子•内篇》理论,同时进行其他著述。

《肘后备急方》是葛洪完成的多种医学著作中至今留传于世的唯一一书,是葛洪在罗浮山编著的一部简便切用的方书。在这本书的序文中,葛洪写道:“诸家各作备急,既不能穷诸病状,兼多珍贵之药,岂贫家野居所能立办”,因此,他决计选录“率多易得之药,其不获已,须买之者,亦皆贱价,草石所在皆有”,这种为方便贫苦患者着想的精神是十分可贵的。

《肘后备急方》收录的方药大部分行之有效,采药容易,价钱便宜,而且,篇帙不大,可挂在肘后随行(即今天所说的袖珍本),即使在缺医少药的山村、旅途,也可随时用来救急。所以,受到历代群众的欢迎。书中突出之点是对某些传染病的认识达到了很高水平。如所述的虏伤,是世界上对天花的最早记录。葛洪对一些传染病还提出了预防方法,现在看来也很科学。总之葛洪所著的《肘后备急方》是我国医药史中的珍贵文献,有人说它是“古代的中医诊疗手册”一点也不过分。

葛洪的《抱朴子》内外篇、《肘后备急方》流传至今,在急救、医药、针灸、养生、论道等领域意义重大。在化学方面,他是世界上最早发现丹砂可以炼成水银,水银还原成金丹的人,是世界化学始祖、电镀业的奠基人。近些年,出于对葛洪贡献的钦佩,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剑桥大学博士约瑟博士将葛洪誉为“道家中最伟大的博学家。”

葛洪的人文思想,影响至深,而他的医药遗产,依旧活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极为艰苦的科研条件下,中国女药学家屠呦呦带领团队与中国其他机构合作,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并从东晋葛洪《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先驱性地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全球数亿人因这种“中国神药”而受益。

1986年,青蒿素获得一类新药证书,其后双氢青蒿素也获一类新药证书。这些成果分别获得国家发明奖和全国十大科技成就奖。2015年,屠呦呦荣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这是中国科学家因为在中国本土进行的科学研究而首次获诺贝尔科学奖,是中国医学界迄今为止获得的最高奖项,也是中医药成果获得的最高奖项。一千多年前的葛洪医药智慧,穿越浮尘,依旧为世人的健康守候。

打印
分享到: 微信 更多
农工党中央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农工党中央和农工党中央网站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如有需要链接转载或其它 方式调用者,请注明摘自“农工党中央网站”或相关字样。
② 凡本网未注明“来源:农工党中央”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仅为提供更多信息和促进交流之目的,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代表本站观点,仅供参考,我们不作任何承诺保证,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农工党中央",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