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专题» 聚焦2021全国两会» 提案议案

关于筑牢我国陆地边境公共卫生防控长城的提案

疫情没有国界,在国际性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防控中,我国长约2.2万公里并与14个国家接壤的陆地边境是重点和难点。在取胜国内抗击新冠疫情并转向内防反弹、外防输入过程中,边疆地区取得了抗疫斗争的显著成果。但陆地边境的疫情防控体系,仍然存在一些不容忽视的问题:

一、疫情防控体系建设的全国各地共性问题与陆地边境特殊性问题存在矛盾。如全国各县(区)疾控机构人员编制,是根据区域人口总数按一定比例安排的,但这种安排对边境地区的特殊性考虑不够。以云南为例,边疆一线各县(市、区)总人口少,按规定比例安排的疾控人员编制相应少,而边境线长达4060公里,边民通道不计其数,跨境村庄、田地比比皆是,仅“田埂国界”累计有250公里。我方边境地区疾控部门除新冠疫情防控这种特殊情况外,还经常与艾滋病、登革热、疟疾、鼠疫、霍乱、乙脑、伤寒/副伤寒等传染病的境外传入轮番作战,以内地同一比例安排的疾控人员难以应付。

二、边境地区疫情防控体系建设资金需求与地方财力薄弱存在矛盾。我国陆地边境都属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按以往建设项目资金国家支持、地方拼盘的政策,地方投资能力有限,导致硬件建设滞后。就人员编制而论,即使给边境地区特殊政策,以高于内地总人口比例安排编制数,但多一个人多一份工资,地方财政往往承担不起这一份工资支出。2020年新冠疫情外防输入形势最严重的阶段,云南边境各县(市、区)组织动员数万群众在边界线巡逻堵卡,严防境外疫情输入,由于地方财力有限,有的地方部分执勤补助金只能打白条。

三、“战时”紧急动员和平时缺乏准备的机制性待完善。一是境内部门联防联控机制不健全。与抗疫相关的卫生健康、外事、公安、口岸等单位职责分工、信息管理平台不同,平时信息沟通、共享较少,更未形成协调机制。二是跨境联防联控机制层次低。尚未从双边国家层面建立完善的、经常性的传染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三是群防群控难以持续。边境群众平时缺乏护边守边和防疫的组织训练,群防群控难以持续推动。

四、境内外传染病防控能力建设存在矛盾。我国边疆地区医疗卫生能力和疾控能力建设尽管还存在很多不足,但仍强于很多境外地区。如老挝边疆地区一个省(区域相当于我国县)级医院还不如我国边疆一个乡镇医院水平。疫情袭来,我方技术援助人员还要对境外医务人员进行穿脱防护服之类基本技能培训。境外一些国家疾病防控能力不足也是一些传染病长期肆虐的原因。陆地边疆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关系国家长治久安,国家应予以高度重视。

为此,建议:

一是国家对陆地边境公共卫生防控进行统筹规划安排。国家有关部门牵头,深入调查研究,认真总结陆地边境地区传染病防控尤其是新冠疫情防控的做法和经验,找到存在问题,制定陆地边境地区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的规划、措施、办法,给地方以持久的、系统性的支持和指导。

二是加大财政投入,建立完善长效保障机制。陆地边境地区疾控能力建设补短板项目和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发生的应急资金由国家财政专项列支,制订项目和资金申报工作规范,及时解决问题。

三是充分考虑边疆地区的特殊性。国家有关部门在制定有关陆地边境地区公共卫生防控能力建设的规划和政策措施时,要充分考虑边疆地区防控任务繁重而财力薄弱等实际,不搞一刀齐,以特殊政策给地方以支持。

四是完善跨境传染病联防联控机制。加强与相邻国家地区之间公共卫生方面的交往与合作,力争形成双边国家层面的重大公共卫生应急合作协议。本着“强我助人”的原则,在对外援助工作中,增加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项目。


建议承办单位:国家卫生健康委